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中国与世界 >> 正文

中俄关系很重要,舆论引导要加强

2015-10-14 13:15  来源:观察者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去年普京收回叶卡捷琳娜的嫁妆克里米亚,今年俄罗斯空军叱咤叙利亚,占尽地缘政治主动,令西媒一片愤怒。俄美欧暗战白热化,而在另一边,从黑海之滨的索契冬奥会,到天安门广场的胜利大阅兵,中俄两国高层之间频繁互动,连创外交高峰。中国主流媒体也热情报道中俄互动,支持中俄关系深化,不过在网络舆论场上,“唱衰”中俄关系的声音却不时泛起。相比中俄关系,似乎只有普京的个人形象更能吸引网络大众的眼球。这一方面有中俄语言文化差异、历史恩怨在起作用,另一方面外部势力及国内亲西方势力的偏执所造成的影响也不容低估。在全球舆论场,俄罗斯虽经苏联解体、政权西化和经济私有化等剧烈变革,但是依然无法逃脱被西方媒体妖魔化的命运,这种状况也影响到国内舆论。

  王海运少将曾多年任中国驻俄罗斯陆海空军武官,长期关注中俄关系的发展,更是注意到舆论场的扭曲现象。9月18日晚,他在国际关系学院为在座师生做演讲,不仅条分细缕中俄关系的方方面面,而且论及国内部分舆论与国家外交运筹出现错位的深层原因。

  王教授谈了四大问题:俄罗斯在我国战略全局中的重大价值;进一步深化中俄关系的战略基础;进一步深化中俄关系的路径;加强涉俄舆论引导问题。

  王教授在把当前国际关系格局定位为“准多极世界”之后,从周边发展环境到国际战略处境,多角度地分析了中俄战略处境的相似性、战略利益的相近性、战略理念的相通性、战略优势的互补性,并且指出“这在中俄与各大国关系中绝无仅有”,是两国战略协作与务实合作不断深化的重要战略基础。中国要建设睦邻友好带、安全稳定带、经济合作带离不开俄罗斯的支持。他回顾历史,指出1990年代之前的中俄对峙给双方都造成巨大代价,更是成为苏联解体的重要财政原因。

  王教授的讲话鲜明地体现出中华文化的传统政治智慧。他开篇就引用了毛泽东主席的话“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是革命的首要问题”。王教授指出,“在复杂多变的当今国际关系中同样必须解决谁是我们的朋友、伙伴,谁是我们的对手这一重大问题”。他特别强调,中国要崛起为世界强国,必须纵横捭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打造“睦邻友好带”、构建“紧密朋友圈”,而俄罗斯因其具有独特的地缘战略地位必然成为我国发展“战略关系”的优先选择。

  王教授认为,大国间发展战略关系的关键是“相互平等、相互尊重”。他感慨中美之间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艰难:美国可以承诺“不冲突、不对抗、合作共赢”,但是在“相互尊重”问题上总是支支吾吾。没有相互尊重,不相互尊重大国国格,不相互尊重核心利益,搞成“领导者”与“跟班”、“主导”与“被主导”关系,谈何“新型大国关系”?今天的中俄关系就做到了“相互平等、相互尊重”,这与两国对美国的关系有很大不同。互相尊重的前提之一是明确并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王教授没有泛泛而谈,而是直面很多具体问题,不回避双方的利益冲突,比如中国引进俄罗斯军事技术并消化之后,在武器出口市场可能会挤占俄罗斯份额,从而引起俄罗斯的担忧。中国会充分考虑如何缓解这种冲突。

  他指出,21世纪中国的主要安全威胁将来自于海洋方向,主要经济活动也将越来越多地集中到海洋空间。他完全赞同十八大提出的“建设海洋强国”的战略目标,认为中国应当发挥陆海兼备的独特地缘战略优势,并且为此努力构建陆上战略纵深、战略依托,而深化对俄关系在此问题上的战略意义尤其突出。

  他没有明说海上安全威胁来自何方,但是却提到曾经和国内美国问题专家有过辩论,对方认为美国没有遏制中国,王教授不赞同。王教授的核心思维是:不要看他说了什么,而要看他做了什么。大量的事实放在这里,不是遏制又是什么?美国正在以中国为主要战略对手加紧进行全球战略布局,其“亚太再平衡”战略矛头直指中国。王教授还对美国人讲过:“如果说‘重返亚太’是为了利用亚太经济快速增长的机遇,我们不仅应予理解,而且应当欢迎。但是,美国的‘再平衡’却是要‘平衡’中国、制约中国。”王教授向美国人指出,美国在此问题上犯了三大错误:一是扶持公然否认侵略罪行、颠覆二战历史、企图向其侵略受害国反攻倒算的日本;二是大搞军事优先,强化针对中国的军事部署;三是拉帮结伙、摆弄是非,制造矛盾、挑动冲突,对中国大搞战略围堵,成为中国的“主要麻烦制造者”。王教授认为,中国要打破这种战略围堵,一方面要努力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同时必须与遭遇类似挑战的大国联手合作、共同应对霸权压力。俄罗斯曾经努力融入西方,但是却遭到了西方的冷遇和战略挤压。“俄罗斯对美国不再抱有幻想,这一点普京10年前就讲过。中国是快速崛起的新兴大国,又是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大国,对发展中美战略关系美更不能一厢情愿。能够做到减少冲突、尽可能合作,也就谢天谢地了。”他也不回避中俄关系的复杂性,不仅谈到两国之间的历史恩怨,而且谈到中俄国界谈判的艰难,谈到俄罗斯的大国主义和势力范围思维。他强调,国家关系以国家利益特别是战略利益为主导,必须努力寻求战略利益的契合点,增信释疑、化解分歧。

  在笔者看来,国际关系是以国家现实利益为主导的领域,而不是凭愿望、爱心、价值观摆布的领域。价值观不能当饭吃,即便在自然资源利益上,王教授也看得长远,他特别谈到中俄在发展要素方面的互补优势。如果中俄在自然资源利用方面能够展开互利合作,俄罗斯丰富的能源资源、淡水资源和土地资源有望为中国的快速发展助上一臂之力。“仅贝加尔湖的淡水资源就占到世界淡水资源的1/5,随着全球气候的变化,20年、30年后可能出现全球淡水危机,到那时水资源保障问题可能比油气保障问题还要棘手。”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