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国情透视 >> 正文

中国是怎样提升在通信领域的话语权的

2016-11-24 10:13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铁流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7日,经过3GPPRAN187次会议讨论,中国华为公司主推的PolarCode(极化码)方案,成为5G控制信道eMBB场景编码方案。这标志着中国通信厂商在5G时代的话语权得到一定提升。从2G时代的跟随者,到3G时代的参与者,再到4G、5G时代成为规则制定者之一,中国通信产业也经历了一个厚积薄发的历程。

  厚积薄发奋起直追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中国交换机市场形成了“七国八制”的格局——日本NEC和富士通、美国朗讯、瑞典爱立信、德国西门子、比利时BTM、法国阿尔卡特、加拿大北电垄断了中国交换机市场。这不仅导致程控交换机价格异常昂贵,还因为各家公司制式不同,带来一系列网络兼容问题。这种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直到1991年才得到扭转——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的邬江兴院士(邬江兴被誉为中国程控电话交换机之父)研制出了比西方同类产品性能更优越的程控交换机HJD04-ISDN。

  邬江兴院士

  在1992年,中兴ZX500A交换机的实验局顺利开通。紧接着,华为自主研发成功了第一代数字程控交换机C&C08A,并在1994年至1995年大规模投入生产。与此同时,联想成功研发出LEX118数字程控用户交换机(倪光南院士任联想总工程师时,联想也是技术流,不过,随着倪光南和柳传志技工贸、贸工技之争,在倪光南的出走后联想走上了贸工技之路)。

  随着国产交换机的问世,中国市场的程控数字交换机价格直线下降,每线价格从500美元降至30美元,普通百姓安装电话的费用也随之下降,电话从“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中国通信产业由此逐步形成了以巨龙、大唐、中兴、华为为代表的通信企业。

  在2G时代,中国通信企业尚无力参与国际通信标准的制定。但在3G时代,国家决心争夺通信标准的话语权,通过从西门子手中购买技术,再与国内已有技术成果融合后,最终被国际电联接受为3G通信标准,也就是饱受争议的TD—SCDMA,在TD—SCDMA已经功成身退之际,依然被“经济学家”口诛笔伐。

  诚然,在技术上,TDS不如WCDMA和CDMA2000成熟,在产业化方面TDS也不算特别成功,在用户体验方面更是差强人意,但由于西方通信企业为了打压中国标准,想通过不参与TDS产业发展的方式,使TDS变成只存在于纸面上的技术,给国内厂商机会吃下了接近7亿人的市场,而且可以避免被高通敲骨吸髓,进而带动国内通信企业的发展。中移动以失去部分用户和移动3G用户上网体验差一些为代价,壮大了我国通信产业,为中国参与国际通信标准制定跨出了万里长征第一步。值得说明的是,在工信部对高通提起反垄断之前,高通可以对CDMA和WCDMA制式的手机收取高通税,但却无法对TDS制式的手机收取高通税,而这也是利润相对稀薄的低端手机中,移动手机在同配置下比联通、电信手机便宜的原因之一。

  在4G标准制定的过程中,因为高通在3G时代滥用其对CDMA专利的垄断地位,特别是专利反授权和高通税等行为引起了中欧通信厂商的众怒,导致在4G通信标准制定中,中欧厂商的指导思想就是去高通化,使高通在4G时代跌下神坛,中欧通信厂商联手上位。发改委之所以“敢于”对高通提起反垄断,底牌之一也是中国通信产业已经从3G时代的参与者,成为4G时代的规则制定者,而高通在4G时代却早已不复在3G时代的辉煌——在产业实力的力量对比发生变化之时,在技术实力上此消彼长的情况下,旧时代的不平等协议理所当然地应当被抛弃,行政力量的“干预”仅仅是加速这一过程,并为通信终端厂商与高通达成更加公平合理的新协议保驾护航。本次华为公司主推的PolarCode方案能够成为5G控制信道eMBB场景编码方案,在5G编码领域占一席之地这是中国通信产业的又一次胜利。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