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台海观察 >> 正文

看台湾新党如何对抗年轻人的“绿化”

2016-11-25 13:22  来源:凤凰周刊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原题为《新党:蓝营青年战力诞生地》

  被称为“新党三剑客”的王炳忠、侯汉廷、林明正,都对国民党栽培青年的方式深感失望,他们正努力用各式新的宣传方式来对抗年轻人的“绿化”大潮。

  2014年“太阳花学运”与2015年的反课纲运动后,绿营藉此掌控台湾年轻选民的意识形态,并获其支持。两厢对比,以民进党为首的绿营不断有年轻新血注入,以国民党为首的蓝营显得老态龙钟。面对民进党青年的挑战,被老长官器重的国民党青年团不但未能抵抗到底,甚至在2016“大选”后开始讨论本土论述与国民党改名的议题,被讥为与杨伟中等“蓝皮绿骨”的叛将如出一辙。

  当国民党后继无人以及亲民党倒向绿营,原本沉默的新党爆发了。“太阳花学运”后,新党的青年党员如雨后春笋般崭露头角,身影出现在政论节目、学校讲座、交流活动、集会游行、网络短片上。近日更针对民进党执政以来种种不合理的“发夹弯”政策(在野和上台后理念相反)进行质疑或辩论,在基层选民中深获好评。

  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结束后,新党主席郁慕明召开记者招待会,对外正式公告成立“510074公益基金”,感念政党票投给新党的510074位支持者。

  收看央视《海峡两岸》的观众,对一位不满30岁、带有南方口音、逻辑清晰、解说详细的评论员不会陌生。他是来自台湾新党的王炳忠,也是该节目最年轻的评论员。而关注台湾政论短片的朋友,也应在网上观赏过人气爆红的《鬼岛那些事》系列短片,幽默而真实的内容讽刺了当前民进党政府各种罔顾民意的公共政策或不合理的社会现象。片中主角兼制作人侯汉廷,也是来自新党的明日之星。再加上身具历史学博士的专业背景,经常出席各种研讨会或记者会,以各种一手或二手史料驳斥荒谬的“台独”史观、日本殖民史观的林明正,他们三位被外界称为“新党三剑客”或“新党三杰”。

  2016年卷土重来

  现今台湾媒体大多被亲绿色彩所掌握,中立或亲蓝媒体的节目嘉宾则多为中壮年以上的蓝营评论员,其专业知识与思辩能力虽不亚于绿营嘉宾,但能预见若干年后节目中蓝营嘉宾的数量将被绿营进一步拉开,面临“蜀中无大将”的窘境。

  除了媒体,政坛的蓝营青年成员也屈指可数。失去青年成员这一桥梁,自然无法吸引年轻族群的选票。生逢其时,新党青年成员的出现适时填补蓝营战力的空窗期。他们问政的犀利程度,远远超越民进党甚至时代力量。

  新党曾有辉煌的过去。1993年创党之初,新党正是以深蓝色彩、反李登辉的国民党少壮派成员为主,除了现任党主席郁慕明、副主席李胜峰,更有赵少康、王建煊、周荃等政治明星。新党在1995年“立委”选举中获得高票,成为台湾第三大党。但在2001与2008年,因为亲民党瓜分票源加上“立委”选举单一选区两票制的影响,力量大幅衰退。特别是2012年不分区“立委”选举,新党得票率不足1.5%,政党排名退至第六。

  外界认为内部分裂也是这批青壮派成员分道扬镳的主要原因,但党主席郁慕明告诉《凤凰周刊》,这并非是新党自身的原因,也有来自外在环境的因素。“过去,主要的影响来自同为泛蓝的国亲两党(目前亲民党已偏绿),当他们得票多,新党的票数自然就少了。而现在他们得票少,新党的票自然就增加了”。

  “新党从过去的失败中深刻体会到,组织发展不能太快。过去爬得太快太高,根基不够深,欲速则不达,所以后来摔得快、跌得重。”郁慕明受访时总结教训,“这几年默默耕耘,把理念与想法落实到对青年党员的培养。教导青年们要心胸开阔、有气度、会合作,以后才能做大。一时失败没关系,坚持立场与理念,就可以活下来。”

  这般坚持下,2016年不分区“立委”选举,新党得票比例为4.18%,是17年来最高,进步为第五大党。虽未取得“立法院”席次(须达到5%),但超过3.5%的得票可获得政党补助款。尽管青年候选人未能进入“立法院”,但他们的言论与行动已引起诸多关注。

  2016年8月21日,新党举行23周年党庆。

  “文化台独”的影响下,新党的青年党员更显弥足珍贵。尽管有着与新党熟识的长辈,出生于1987年的王炳忠却是在经历了多次事件后才加入。他告诉《凤凰周刊》:“我很清楚,在初中的日记中,便记录了自己对于中国必须统一的坚定思想。”到了2004年,才高二的他参与了“查明3·19枪击案真相”大游行。2007年,他担任“立委”候选人雷倩的助选员。2009年,他主持了新党广播节目,然而仍未决定加入哪一党。

  “2010年,受国民党朋友邀请去主持国民党青年团选举的新闻发布会,我见识到黑箱操作与内斗文化,令人吃惊的是,他们让我这局外人配合黑箱操作。我当然拒绝并离开了。”王炳忠谈起往事时记忆犹新。之后,他积极参与新党活动。同年,郁慕明力邀他来党部工作,王炳忠开始接更多、更重要的工作,例如协助党部联络媒体、替主席起草文章、甚至开始开拓新党青年成员的工作。

  比王炳忠小一岁的侯汉廷,其祖父侯绍文是第一届河北省第三选区的立法委员。自小学以来,他便积极参与两岸间各项交流活动,2012年加入新党“新中华儿女学会”。短短几年后,他代表新党参选2016年不分区“立委”。“我入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本来就认同这个党的理念。”他轻松告诉《凤凰周刊》。

  不同于来自本省深蓝家庭的王炳忠和外省深蓝家庭的侯汉廷,生于1978年的林明正来自一个深绿的本省家庭。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他尴尬笑道:“每回选举前,家中长辈都会关切地询问我想投给谁。”林明正认为自己是“怀有强烈的大中华意识与理念的人”,他高中时阅读了李敖的着作并深受其影响,在研究生时期便开始担任新党台北市议员潘怀宗的助理。

  为什么不加入同是蓝营的国民党,他与王炳忠的回答相同:“没有背景的青年,在国民党中几乎没有出头的机会。在青年团里,每年都是新人来、旧人走,你见过至今仍留在党内继续奋斗的老面孔吗?”他们三人都对国民党栽培青年的方式深感失望。

  “对于新党,有的青年来得快、去得也快,但我们最需要的是培养无所求、有理想的青年。现在的工商社会里,功利主义盛行,形成浅碟文化,青年人喜好吃喝玩乐,做事希望能够立竿见影、迅速收获。”郁慕明分析,“我和党部的青年相处,除了亲自给他们讲课,连用餐时间也是一同吃盒饭,更不接应酬。有些人或其他党派认为我们不接地气,但他们所谓的‘地气’就是应酬、拉关系、吃喝玩乐,这点我们完全不认同。”

  郁慕明重视简单朴素的训练过程。“要能无所求,才能无所惧,最终无所惑。同时,我给他们上课时是没有课本的、是灵活的,每天第一件事就是一起看报纸,听他们的见解、分析。我着重经验的传承,而不是知识的积累,经验是很可贵的。”他将培养青年的方式透露给《凤凰周刊》。

  青年党员们高度认同郁主席言传身教的教学方式,如王炳忠就认为这些都是他在别的地方无法学到的。“对一件政治事件,郁主席不会从政客惯用的‘阴谋论’去解读,而是观察事件的发展方向会对政局产生哪些影响,层层深入,这个可能与主席学医出身有关,对政治事件进行‘解剖’。”王炳忠回忆,“例如游行活动,只要事先申请就能举办,非常容易。但主席教会我们,该什么时候结束,给自己、给对方一个台阶下,政治运动最难的地方就是不知如何收尾。”

  更重要的,是对这些青年们采取因材施教的方式。郁慕明介绍自己因材施教的路子:“汉廷外表讨喜,脑袋转得也快;炳忠一板一眼,态度沉稳;明正的气质像军人,学识也很渊博。我针对他们不同的特质与专业能力进行不同的培养。”

  特约撰稿/杨中浩(台湾)

  本文节选自《新党:蓝营青年战力诞生地》,原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6年第33期,总第598期。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