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海外来风 >> 正文

美媒:2016年英美局势宛如重回1980年

2016-12-22 10:43  来源:参考消息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参考消息网12月21日报道 美媒称,一如撒切尔夫人在1979年的上台为罗纳德·里根1980年上台埋下了伏笔,英国人今年早些时候投票决定退出欧盟预示了唐纳德·特朗普的胜利。自由传统最悠久的两个国家都再度有机会从过分热心的监管部门和国际机构那里夺回自由,这些监管部门和国际机构符合政府的利益但让普通公民失望。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2月11日刊载文章,自2008年以来,为了打造金融稳定和经济繁荣,各大发达经济体展开了前所未有的金融监管、货币政策和商业税收协调。然而七国集团得到的却是最疲弱的经济增长、最大幅度的政府债务激增、最危险的货币扩张和战后最严峻的通缩压力。

  然而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政可以帮助摆脱这些国际纠葛、逆转这两个经济体的欧洲化。如果做到这一点,那英国和美国也许会证明更大的自由和有限的政府能够重振国内繁荣与稳定——恰似一代人时间以前撒切尔和里根所做的事情。

  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七国集团急剧扩大国际协调。金融稳定论坛扩大成金融稳定委员会,负责整合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和监管金融机构如银行、保险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二十国集团设法通过“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项目来保护政府收入。

  结果呢?根据各国自己的报告,2007年以来七国集团成员国(较清醒的加拿大德国除外)的公共债务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2%跃升至130%。欧盟的货币基数增加了一倍,英国的增加了350%,美国的和日本的自2008以来增加了将近三倍。从2008年到2015年,整个七国集团的实际GDP年均增长率为0.8%,是之前四分之一个世纪里年均增长率的四分之一。

  2008年底,奥巴马总统的新任白宫办公厅主任拉姆·伊曼纽尔曾表示“决不能白白浪费了一场严重危机”。他的言外之意是,白宫看到了机会利用那次危机来扩大政府的作用。美国一带头,其他国家都效仿。危机过去了很久以后,七国集团当局伴随着指挥与控制权力推行了债务和货币扩张。政府赢了,但他们的经济、货币、投资者、储蓄者和工人输了。

  美国政府恣意进行债务融资,在现如今支付的是跟2007年差不多一样的利息,尽管公众持有的债务已经增加了约两倍。与此同时,政府官员赢得了对金融服务随心所欲谋取私利的权力。国际监管机构如今在既无权威也无影响力的情况下压倒国家和州法规,把国内的“独立监管机构”变成傀儡。安插在银行里的政治代表不持有股份却能否决董事会的决定。货币市场管理规定给股票和公用目的债券增添负担,却对联邦债务照顾有加。担保品交换管理规定和关于流动性与资本的巴塞尔管理规定亦然。

  与此同时,美国35%的高额企业所得税率阻碍了美国公司在国内投资的积极性,并设置了一个藉以稳定政府收入和促进政府成长的全球税收底线。其结果是,美国自2010年以来GDP年均增长率仅2.1%,比政府预计的3.6%低了40%。根据对美国国会预算局预测数字的分析,这种惨淡的增长率自2010年以来使美国GDP减少了9.5万亿美元,平均每个美国人2.94万美元。

  随着奥巴马总统使世界变得可以让政府任意过度征税、过度监管和过度刺激,金钱已经失去了逃脱政府过分行为的自由。这样的过分行为激增是自然而然的结果。

  由于担心集中协调税收、法规和货币政策会导致滥权,美国的开国元勋们对联邦权力进行了限制。他们想要建立一个大多数监管和税收由各州承担、硬通货以黄金为后盾的美国。监管制度和税收制度之间的竞争迫使政府满足人们的需求,否则就有引发造反之虞。如有联邦法律实施,那它们也是颁布具体的禁令,不是赋予专制权力。

  奥巴马总统和他在布鲁塞尔的伙伴企图在国际层面行使像华盛顿目前那样的专制性集权。那已经带来了增长乏力和选举叛逆的后果。但是,这一波把手伸得太长的浪潮或已达到顶点。随着政府的控制和过分行为在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总统的背景下渐渐退潮,繁荣与稳定应当会回归,一如在撒切尔夫人和里根执政时期。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