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全球视野 >> 正文

加拿大学者:特朗普的“独裁计划”是美国风格

2017-07-13 17:30  来源:察网  作者:琼·佩德罗-卡拉尼亚纳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特朗普不断说谎,甚至指控前总统奥巴马进行电话监听,当他的造假遭到对证时,就以攻击回应批评者,指控他们传播虚假新闻。因为特朗普,词句消失在“可选择的事实”的巢穴中,破坏了政治对话、质疑文化和公民文化本身的能力。此外,他不仅拒绝在他的演说中使用“民主”的词汇,而且正在尽一切可能奠定一个公开独裁的社会基础。特朗普在他就职后最初的几个月已经表明这对正义、民主和世界是一场悲剧,对美国风格的原生法西斯主义是一次“胜利”。

  加拿大学者:特朗普的“独裁计划”是美国风格的原生法西斯主义威权主义正在美国窥伺。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已经被好战分子包围,这增加在叙利亚和其他国家军事升级的威胁。我们能做什么呢?

  美国知识分子和社会活动家享利·A. 吉鲁克斯分析了在美国正在出现的新发展,确定威权主义所隐藏的力量和为了在特朗普总统执政期间成功地介入抵抗和社会平等的改造进程可能采取的战略和战术。

  吉鲁克斯是《美国与自己作战》一书的作者,被列入《50位当代教育思想家》(劳特利奇出版社2002)一书,该书搜集了在20世纪对教育的辩论贡献最多的50位思想家。2007年被加拿大《多伦多星报》评为“12个正在改变我们的思考方式的加拿大人”之一。

  吉鲁克斯提出,特朗普的民粹主义政策类型意味着一种对民主的悲剧和一次威权主义的胜利:利用操纵、歪曲和一种仇恨的思维正在推动为了破坏福利国家和使民主成为可能的机构而设计的政策。据吉鲁克斯的说法,特朗普政府的头几个月提供了一项独裁计划令人可怕的视角,这项计划将新自由主义的残酷和对历史记忆、关键的机构、教育、平等和真理本身的攻击结合在一起。尽管在美国正在发生的事情不同于30年代的法西斯主义(对内的暴力更少),这位加拿大教授认为,这个国家处在一个转折点,正在带来一种美国风格的急剧的威权主义。吉鲁克斯在接受通过电子邮件的采访时表示,我们生活在真正危险的时代,右翼的极端分子正在从边缘到政治生活的中心继续活动。

  问:让我们开始讨论美国政治的现状。然后分析对于变革的选择。对特朗普总统的头100天您如何评估呢?

  吉鲁克斯:特朗普总统的头100天完全体现了他深刻独裁的意识形态。他没有受到历史和总统权力的限制,正如某些人预测的那样,特朗普接受了一种深刻独裁的意识形态和政策而没有内心不安,他在一些行动中表明了这一点。

  首先他在就职演说中描绘一个美国反乌托邦的形象时,响应过去法西斯主义的感情。这种恐怖的视角隐藏在利用恐惧强调有特点的独裁。一个强势人物要求解决国家的问题,破坏政府传统的机构,扩大军事支出,排外和种族主义。这是利用恐惧作为政府一个重要的工具。

  第二,特朗普支持军国主义、白人民族主义、右翼的民粹主义和一种吸纳新自由主义的视角,这在他的内阁和任命中具体化,主要由将军、白人至上主义者、排斥伊斯兰的人、华尔街的亿万富翁、反对知识分子的人、没有能力的人、拒绝气候变化的人、自由市场的原教旨主义者组成。所有这些任命共享的是一种新自由主义的、民族主义的、白人的意识形态,旨在破坏公共领域,如教育、批评和使民主运转的媒体,此外破坏作为一种独立的司法权力的民主政治机构。这些也与取消保护调控机构和提供一个基础要求权力责任的政策目标相联系。正在博弈的事情是一个独裁者的联合阵线正试图损害机构、价值、资源和社会关系,而这些都不是根据新自由主义理性的说法而组织的。

  第三,特朗普颁布一系列行政命令,毫无疑问他准备更多地破坏环境,将移民的家庭分开,取消或削弱调控机构,扩大五角大楼的预算,破坏公共教育,遣返1100万非正规的移民,使军人和警察不受约束以便颁布他专断的民族主义议程,投资数十亿美元(在美墨边境)建设一道隔离墙,这将成为白人至上和种族仇恨的象征。美国存在一种残暴的文化,这可以在特朗普政府破坏任何可以向穷人、劳动者阶级和中产阶级、老人和青年提供帮助的计划的意愿中看到。另一方面,特朗普的政府充满好战分子,他们在对朝鲜和俄罗斯的核战争已经达到危险的水平的时刻掌握了权力。此外,存在着特朗普政府使与伊朗的军事冲突升级的威胁,存在着美国在军事上更激烈地卷入对叙利亚的威胁。

  第四,特朗普一再表明对真相、权利和公民的自由完全缺乏尊重,他在这样做的时候破坏了公民在公共思维中识别真相、试图猜想、估量证据、坚持实施伦理标准和严格的方法以便要求政府负责任的能力。但是,特朗普所做的事情多于埃里克·奥尔特曼所说的“反对真相的公共罪行”。在缺乏争论、质疑的文化、牢靠的论据和相信真相不仅存在,而且对民主来说也是心不可少的情况下,公众的信任已经垮塌。特朗普不断说谎,甚至指控前总统奥巴马进行电话监听,当他的造假遭到对证时,就以攻击回应批评者,指控他们传播虚假新闻。因为特朗普,词句消失在“可选择的事实”的巢穴中,破坏了政治对话、质疑文化和公民文化本身的能力。此外,他不仅拒绝在他的演说中使用“民主”的词汇,而且正在尽一切可能奠定一个公开独裁的社会基础。特朗普在他就职后最初的几个月已经表明这对正义、民主和世界是一场悲剧,对美国风格的原生法西斯主义是一次“胜利”。

  问:您认证说当代社会处在一个转折点,正在招致一种新的威权主义的出现。特朗普只是这种变革的冰山一角吗?

  吉鲁克斯:威权主义在美国已有很长的历史,它的成分可以在本地现象的遗产中看到,比如本土主义、白人至上、黑人(Jim Crow贬意词)、私刑处死、极端民族主义,以及右翼的民粹主义运动,如三K党(Ku Klux Klan)和民兵,已经具有美国文化和社会的形式。宗教的原教旨主义也是明显的,对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历史因为他们反对知识阶层和蔑视宗教与国家之间的分离已有的形式。还可以在大企业的历史上找到更多的证据,这些企业利用国家的权力通过镇压劳工运动和削弱民主的政治阶层而破坏民主。威权主义的阴影也可以从20年代美国因一批批朝圣者和50年代的麦卡锡主义的持不同政见出现而产生的政治原教旨主义的类型中看到。70年代,我们在《鲍威尔备忘录》和三边委员会第一份题为《民主的危机》的重要报告中看到了这一点,报告将民主看成是一种“多余”和一种“威胁”。在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反颠覆计划”中我们也看到了这些内容,该计划在激进的团体中透露出来,甚至杀害了一些积极分子。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