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全球视野 >> 正文

让美不敢武力侵朝鲜的止战点,其实是日本

2018-01-04 09:41  来源:大参考  作者:龙凯锋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俄罗斯总统选举缺少悬念

  当俄罗斯新一轮的政治竞赛即将拉开帷幕的时候,用总统梅德韦杰夫的话说,各派政治力量终于动起来了。

  在过去一个多月里,总理、统一俄罗斯党主席普京号召成立全俄人民阵线,推举候选人参加杜马选举。随后,总统梅德韦杰夫召开他就职以来的首次大型新闻发布会,回答记者关于国内外事务的提问。俄罗斯第三号人物、担任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主席长达10年的米罗诺夫下台。梅德韦杰夫会见了反对派领导人——俄共主席久加诺夫和自由民主党领袖日里诺夫斯基,他们就即将举行的大选进行磋商。亿万富翁普罗霍罗夫则宣布领导左翼事业党参加杜马选举,并承诺将该党打造成杜马第二大党。

  不过,普京和梅德韦杰夫究竟谁将参加总统大选?这个媒体最感兴趣的问题仍然没有答案。梅德韦杰夫表示,他将在合适的情况下宣布自己的决定。普京则强调,他会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复。

 


 

  从目前的情况看,普京正在完成总统选举的准备工作。今年2月,普京下令组成专家组,进行2020年前俄经济发展战略研究。而全俄人民阵线则是以统一俄罗斯党和政府班底为基础、以普京为核心、超越党派的公民政治联盟。

  很难想象,普京所做的这一切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他人。政治的背后是实力和资源。美国学者麦克福尔在《俄罗斯未竟的革命》一书的结论部分写道:“(俄罗斯的政治)体制本身缺乏制度的和社会的制约因素,来抵挡住新的强势人物和运动的出现,特别是如果这个人物想控制国家资源的话。”作为这样的强势人物,普京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的实力和资源。在卸任总统之后,担任总理的普京仍掌握着强力机关和国有大型垄断企业,并通过统一俄罗斯党控制着地方政权。

  普京在其第一任期的后半程开始改变叶利钦时代建立的经济和政治制度结构。在1992年短期担任过代总理的盖达尔在《帝国的消亡》中指出:“自2003至2004年开始,在俄罗斯政治体制、联邦关系和经济的关键性发展方向中又开始出现一些令人不安的倾向。”他指的是,议会成为对权力执行机关的行动和意图在形式上加以首肯的工具;越来越多的报刊直接或间接地处于国家政权机关的严厉监督之下;实业家和企业家联盟日渐成为装点门面的机构;联邦收回任命州长的权力等。

  而梅德韦杰夫在过去的三年中未能巩固自己的实力,改变同普京的力量对比。在这三年里,梅德韦杰夫没有解除任何一个政府部长的职位。虽然他在任内更换了近一半的地方领导人,在一些政治评论家看来,这个令梅德韦杰夫自豪的事情也只是在为普京干“脏活”。同时,在民主制度方面,梅德韦杰夫也没有取得成果,尽管按照他的本意是应该有所推动的。这与梅德韦杰夫刚刚就职就遭遇国际金融危机有关。他的运气不太好。

 


 

  对于俄罗斯民众,他们需要的是政治上的强者。这是俄罗斯的政治传统,绝非写推特或玩iPad可以改变。“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在普京决意参选的情况下,梅德韦杰夫寻求连任并为此采取行动的最佳方式就是解除普京的总理职务,就像1999年叶利钦对普里马科夫,或者2004年普京对卡西亚诺夫所做的那样。不过,目前看来,梅德韦杰夫不愿也不会这样做。

  苏联前总统戈尔巴乔夫在接受《新政治家》杂志采访时则呼吁普京“遵守民主原则”。他说:“普京是个能干的人,但现在对于他最重要的是不要偏离民主道路。”那些体制之外的反对派,比如涅姆佐夫和卡西亚诺夫,则公开要求西方进行干涉。

  局势不由梅德韦杰夫掌控,一切决定将由普京做出——如果他们能够达成某种默契。如果不能在连任总统上取得普京的支持,那么,梅德韦杰夫无论是表示对连任的愿望和努力,还是对普京不点名的批评,都是为了避免过早的“跛脚”。斯科尔科沃——梅德韦杰夫亲自打造的、莫斯科郊外的“创新城”——可能是他今后的落脚之处。

  当然,从历史上看,俄罗斯的政治形势充满了意外和不确定,在最终的结果出现之前,什么都可能发生。

  (作者为留俄学者、经济学博士)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