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全球视野 >> 正文

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两大目的是什么?

2018-06-26 11:19  来源:察网  作者:李光满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最近中国加大金融开放力度,放开外资银行进入中国的持股比例限制,这一力度很大的开放措施引发了各界的激烈争议,不少人担忧金融开放过大过快会使我国金融风险增加,会丧失中国金融高边疆,甚至会导致全球金融风险被引入中国,使拉美和东南亚金融危机在中国重演。最近读到经济学家边平的文章《持股比例放开,银行业会外资化吗?》,该文发表在中国某家论坛公众号上,据说该论坛的金融专家都是在中国颇有影响、能够决定中国政策的人物。这篇文章的结论,一是中国银行无论是银行的规模还是大银行的数量都已经超过美国、欧洲和日本,银行持股比例放开不会出现银行业外资化。二是由于中国银行业的实力足够大,只要中国加强金融监管,中国不可能发生拉美国家反复发生的金融危机。这种观点对于中国制定金融对外开放政策显然有很强的指导性和强烈的影响。

  首先,我认为金融过度开放对于发展中国家显然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是发展中国家始终走不出“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因素,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现在就对开放外资银行持股比例限制不会引发拉美式金融危机作出结论显然为时过早也过于轻率,鉴于2015年中国爆发的教训深刻的股灾和2016至2017年中国外汇储备大规模外逃两大事件,可以看出,在极端情况下,外资银行对中国金融风险一定是会起催化作用的。放开银行持比股比例限制,一是可以使外资银行通过资本运作撬动中国资本市场,二是外资银行可以助推并加速外汇出逃速度,恶化中国金融环境,加大中国金融风险。

  在中国电网系统有一个防止出现电网崩溃事故的N-导则,即为了防止单一事故发生后扩大为系统稳定和崩溃的特大事故,必须按N-1到N-5甚至N-6、N-7的预想来防备,就是要预备从1到7的各种罕见因素共同叠加事故发生的预案做事故预防准备,而且那些重大事故往往都是历史上很少发生的事故同时叠加发生导致的。而我们2015年的股灾和2016至2017年的外汇逃离事件显然都是没有做好多重因素共同发生的事故预案,结果出现了重大的金融灾难。

  其次,当下美国股市高企,中国股市低迷,美国资本家强力打压中国股市和中国股民信心,然后再利用从美国股市所赚的大量资本进入中国,炒底中国,从而控制中国重要产业,这是拉美国家和东南亚国家以及俄罗斯等国多次经历过的灾难,也曾是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大量国有品牌被国外资本消灭的重要因素。

  再次,美国关闭国内高端制造业、高科技和金融产业大门,不让国外资本特别是中国资本进入并购,此时中国加大开放金融和资本市场,此时最需要警惕的是美国巨量资本利用中国不设防的金融、资本、产业政策控制中国经济,就像美国一再洗劫拉美国家一样,搞垮中国经济,洗劫中国财富。

  现在再回到当前的国际及中国所面临的金融环境,在美国加息、缩表和贸易战的三重打击下,有些国家已经倒下,有些国家正在经受痛苦,中国也面临着极大的风险与压力。随着欧盟宣布退出货币宽松政策,全球货币紧张的趋势将更加严重,昨天中国央行宣布降低国有及商业银行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释放人民币7000亿元,这也是为了缓解市场上资金紧张压力、回应美联储加息造成的资金紧张的需要。由于2018年至2020年美联储还将连续多次加息,全球美元紧缩趋势已成定局,人民币会不会继续下跌?这将影响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信心,也将影响外汇会不会再次加速出逃。

  中国如何防范金融风险?一是防止金融自大心理,在美国仍然掌控全球金融主导权的情况下,一定不能有中国银行、中国金融已经强大到足以与美国抗衡的思想。二是谨慎开放金融大门,渐进地稳步地开放金融大门,现在我们连国内的金融风险都难以防范,何况面对一个强大金融帝国的金融攻击?三是还是要做好国内金融风险管控,债务风险、高房价风险、股权质押形成的高杠杆风险、外汇资本管控,先处理好这些随时可能引爆的雷管,再加大金融开放。四是降准的钱再多,如果不能流入实体经济而是二度进入了房市,可能会加剧金融风险,因此将资本、资金引导到实体经济是金融工作的重中之中。五是要使实体经济能够健康发展不是金融一个行业能够做到的,需要国家各种政策配套,但如果房价继续大幅上涨,必然导致国家经济更加畸形。六是解决股市仍然是一个投机而非投资市场的问题,不仅资本投机,连上市公司高管也都投机,公司上市后高管们最急的就是套现走人,不解决这个问题,中国股市很可能成为外部资本和国内资本巨头反复洗劫中国股民的一个工具。

  再回到中美贸易战,如果解决了以上中国金融难题,中国将不惧美国发起的任何贸易战和金融战,如果在以上问题解决之前,贸然开放金融大门,中国将在经受贸易战打击的同时,还要进一步经受金融战打击,贸易和金融双重打击才是中国当下最危险的事情。

  特朗普发动中美贸易战,其两大目的是显而易见的,一个是打击中国高科技和高端制造业的发展势头,阻止中国科技和制造业崛起;一个是通过贸易战引导资本回流美国,洗劫各国特别是中国财富,这对美国来说是玩得再熟不过的游戏。

  特朗普虽然对全球各国宣战,但目标直指中国是肯定的,如果7月6日中美贸易战真的开打,那么美国与欧盟等国家和地区的贸易战一定会缓和,中国一定要做好独自应对美国贸易战的思想准备。也正是基于这一点,中国的金融开放更需谨慎,否则中国将会面临更大的金融风险。

  种种迹象表明,在一场惨烈的贸易战即将到来的时候,一场可能是更加惨烈的金融战也已经在悄然登场,如果特朗普能够赢得这两场战争,打垮中国,那么他将进入美国历史上最伟大总统之列,如果因为他的豪赌而输掉了这两场战争,那么他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无耻最无能的总统,没有之一,同时美国也将陷入无法挽救的大衰退,从大历史上讲,现在正是中美两国历史命运发生重大转折的一个关键时间点。

  面对特朗普的无耻与善变,中国已经没有退路,必须勇敢地迎战,在迎接中美贸易战的同时,我们也要做好迎接中美金融战的准备。只有既打败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又打败特朗普策划的金融战,中国才能度尽劫波,避免曾经发生在拉美国家、东南亚国家、俄罗斯等国身上的灾难,才能使中国真正强大到能够正面迎击美国,打垮美国,超越美国。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