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全球视野 >> 正文

当今世界究竟是谁在“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

2018-06-27 11:11  来源:察网  作者:千钧棒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至于对外关系,话题更为“敏感”。不宜多言。只是我记忆犹新,上个世纪曾经有一度我国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只以意识形态为基础,剩下的“友邦”只有两三个喂不饱本国人民、赖我国“无私援助”而维持“战斗友谊”的小国。赖中美解冻以及随之而来的30年开放改革之力,我国打开了融入国际社会、良性互动的大好局面。】

  其次, 她把包括一部分境外敌对势力在内的整个西方世界都称为“文明”,利用我国的对外开放的客观需要兜售“磕头外交”黑货,并且指责政府在原则问题上的强硬态度是“民族主义”,指责广大民众反对霸权主义的行动是“民粹主义”,咒骂所有不符合他们一小撮人标准的东西是法西斯,是走向文明的巨大的障碍:

  【我们说‘走向文明,走向世界’,这其中最大的阻力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我们叫它极端民族主义,我管它叫国家主义,还有一个是民粹主义,这两个东西,现在在我们现实的存在里头是走向法西斯的一种力量,而且有相当一部分并不弱。我不知道强到什么程度,可是相当普遍,而且最容易激起来的就是民族主义。一说有敌对势力马上就可以弄一大批人起来。我认识一个卖菜的,他天天骂政府损害自己的利益,可是一到‘阅兵’,一说小日本怎么怎么样,他马上架式就起来了。我觉得这样一种思想就是民粹主义,对我们走向文明是一个巨大的阻碍,其中出路在哪头呢?】

  再其次,在具体的外交事务上,她既反对广大爱国民众关心和参与外交工作,指责所谓的群众性地都来干预外交,又反对外交工作“看上层的脸色行事”,主张要“让职业外交官有发言权”:

  【外交是非常复杂、细致和敏感的事务。我也不太赞成群众性地都来干预外交,就像五四运动的时候,火烧赵家楼那样是不行的。我希望中国在外交上能够恢复到理性,让职业外交官有发言权。现在的职业外交官没有发言权,什么话也不敢讲,看上层的脸色行事,连汇报真实情况都不敢。我在这个领域工作过,所以觉得这个问题相当严重。假如是中国外交出问题的话,会在不知不觉之间。偶然的擦枪走火,有关国家都为各自强烈的民族情绪所左右,这很危险。】

  她的说法在网络上受到网友的驳斥的时候,就有自由派人士为之辩解说:“难道外交官就不能向国内传达外国的声音了?”原来在他们的心目中,我们的外交官是专门负责向国内传达外国的声音的,那么还要外国的驻华使领馆的外交官干什么?

  下面对她的这些谬论逐一反驳:

  一、“我国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首先,习近平外交思想中的“坚持以对外工作优良传统和时代特征相结合为方向塑造中国外交独特风范”就是对她的谬论的有力回答。

  中国的对外工作具有优良传统并且不断得到坚持和发扬。新中国成立不久的外交局面的确曾经暂时相对比较困难,但是并不是中国的错,而是中国从一个积贫积弱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走向复兴的过程中,与阻碍这种复兴的外部力量发生碰撞客观上产生的衍生物。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中打败并且得罪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集团;后来又在维护国家主权的过程中得罪了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领导的以苏联为首的东欧集团;在这过程中由于对印度的自卫反击战又得罪了得到这两个集团支持的并且在一些国家中有一定影响力的印度,和那些追随两个超级大国反华的国家的政府。当时中国的口号“打倒帝修反”中的“帝”指“美帝国主义”,“修”指“苏联现代修正主义”及“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反”指“各国反动派”,即追随两个超级大国反华的国家的政府。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