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全球视野 >> 正文

当今世界究竟是谁在“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

2018-06-27 11:11  来源:察网  作者:千钧棒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然而,这种所谓的可以无视一个国家的根本利益外交大局和大多数民众的民意的所谓的“职业外交官有发言权”,在所有国家都不存在,就拿“文明”的“灯塔国”美国来说,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就是在大多数美国人坚决反对,“群众性地都来干预外交”的情况下美国才停止战争的;另外,美国国务卿在美国的体制中属于地位仅次于总统的实权派,并且是美国的权力最大的“职业外交官”,但是只要与总统的想法不一致,总统就分分钟将他炒鱿鱼,国务卿尚且如此,难道还有其他低级别的“职业外交官”有所谓的发言权吗?

  所以,习近平外交思想中的“坚持以维护党中央权威为统领加强党对对外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并不是凭空发议论,而是有现实针对性的,在全面深化改革、网络安全和信息化、财经工作、外事工作等相关领域的重大工作就是要由党中央顶层设计、总体布局、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而并不是可以任由资老太太所希望实现的所谓的由职业外交官去随心所欲的。

  资老太太在她最近的《谈谈爱国》的演讲中号召人们去爱所谓的“对于改造自己的国家特别地积极”的美国,而用非常明显的暗示煽动对于她心目中的所谓的“这个统治集团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不能保护人民的福利”的国家“完全可以以爱国的名义推翻它”。

  而她始料不及的是,她极力歪曲的中国外交史歪曲不了,事实胜于雄辩,更胜于她的诡辩。在她号召人们去爱的所谓的“对于改造自己的国家特别地积极”的美国的时候,特朗普政府却以实际行动告诉全世界什么叫“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

  1982年,美国为维护其海洋霸权利益,拒不签署它曾力推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至今。

  1984年,美国不满其文化控制权逐步被发展中国家削弱,正式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1985年,美国因遭到尼加拉瓜申诉其武装干涉侵犯主权,宣布退出联合国国际法庭,拒不接受其强制执法权。

  1995年,美国宣称由于“国内预算困难”,退出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并拒交拖欠会费。

  2001年,美国宣称由于履行环保义务不符合美国国家利益,拒绝签署《京都议定书》至今。

  2001年,美国在未能阻止讨论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镇压行动之后,宣布退出联合国反对种族主义大会。

  2001年,美国为强化其军事优势,正式退出美苏1972年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

  2002年,美国认为对美国的军人、外交官和政治家不利,正式退出《国际刑事法院规约》。

  最近,特朗普政府又在退出巴黎气候协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伊朗核协议之后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在联合国讨论表决关于美国把驻以色列大使馆迁移到耶路撒冷的问题上,美国威胁全世界不能反对其立场,那作派跟黑帮老大没什么两样。另外,美国在经济领域同时向全世界开战,连自己的盟友也不例外。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当年中国在外交领域曾经遇到的困难局面是被动的,是两个超级大国强加于我们的,而现在美国与全世界为敌是美国主动的;当年的中国即使是在那种困难局面下仍然与那么多国家保持着外交关系和友好往来,并且在那种情况下重返联合国,而现在的美国就差没有退出联合国;当年的中国的外交居然被资老太太歪曲为“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而对于现在的美国的“与几乎所有国家为敌”的实际行动,资老太太不但视而不见,还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号召国人去爱所谓的“对于改造自己的国家特别地积极”的美国。我想,这只能理解为资老太太眼红特朗普的“反面教员”地位,非要与他一决高下吧。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