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全球视野 >> 正文

当代美国保守主义的谱系与危机

2018-07-12 10:51  来源:察网  作者:庞金友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二是传统主义(Traditionalism)者。面对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极权主义、纳粹主义和草根社会的强势发展,从理查德·维沃(RichardWeaver)、彼得·维尔瑞克(PeterViereck)、罗伯特·尼斯比特(RobertNisbet)再到罗素·柯克(RussellKirk),号召人们回归传统的宗教和伦理。在他们看来,道德多元主义正在蚀空西方文明的内核,败坏和邪恶的意识形态正在潜滋蔓长,西方人的精神家园面临重重危机。与古典自由主义者相比,他们注重“形式的心理属性”,呼吁复兴宗教正统性、古典自然法传统和社群主义文化,更倾向于欧洲思想导向,更侧重历史意识观念,更愿意挖掘埃德蒙·柏克(EdmundBurke)、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AlexisdeTocqueville)和托·斯·艾略特(T.S.Eliot)等思想家的智慧。维沃在《思想的后果》中向世人展示了与当代自由主义原则格格不入却依然健康、成熟、有德行的社会,表达了传统主义者构建异于自由主义、全新的生活方式的壮志雄心。柯克《保守主义的心灵》的问世,更标志着学养深厚的学者们开始向左派一统天下的霸权格局发起全面反攻。这部力作使保守主义者声名大振,也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保守主义在某种意义上是从传统主义中成长起来的”这一重要论断。

  三是激进主义(Radicalism)者。从20世纪四五十年代开始,30年代的部分前激进派人士与来自东欧、中欧的流亡学者合流,大肆煽动激进的、好战的极端情绪。其中的标志性人物是惠特克·钱伯斯(WhittakerChambers)。这股思潮向战后美国保守主义者传输了一个坚定的信念:冷战时代,美国和西方正在与共产主义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斗。

  这三股势力虽然来自不同阵营、怀抱不同主张、构成人员迥异,但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20世纪以来的新自由主义充满了敌意。古典自由主义者们笃持传统自由主义的信条,倡导个人自由,注重社会自治,崇尚自由市场,坚守消极国家观念,主张“小政府”和“弱政府”,反对任何形式的权力扩张,拒绝过度的国家干预。他们自称“保守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相信新自由主义“根本无法面对和研究现代的重大政治问题”,因此,视新自由主义为自由主义传统的背叛者。对传统主义者而言,他们最为珍视的健康的社会秩序和传统的宗教氛围,正在被新自由主义传播的个人权利、个性自由和多元文化悄然解构,慢慢吞噬,造成精神真空,极权主义趁虚而入,由此酿就了20世纪的战争之祸。而在激进主义者看来,新自由主义太过软弱,根本就不是左派的对手,必须诉诸暴力与激进手段才有效果。詹姆斯·伯纳姆(JamesBurnham)更是尖锐地指出,自由主义本质上只是一种调和左右阵营的手段,最终将摧毁西方世界。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