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全球视野 >> 正文

当代美国保守主义的谱系与危机

2018-07-12 10:51  来源:察网  作者:庞金友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第三,特朗普主义必须缓和并逐渐消解来自底层和中产阶级的怨恨心理。怨恨是马克斯·舍勒(MaxScheler)伦理学的核心概念,是现代性诸多阴暗面的心理来源,往往源自社会结构剧烈变化、生存境况大幅起落、社会失范大行其道,也可能来自民主制度带给人们的一种平等错觉:他人的上升可能导致我们被剥夺。自20世纪七八十年代起,美国这种怨恨心理大体发端于底层和中产阶级。底层怨恨的逻辑是:作为全球化进程中受益最少、被主流远远甩开的群体,本应代表自己的民主党放弃了阶级话语和政治经济议题,转而关注“高大上”的热门话题。经济地位的巨大落差、国家认同的无限疏离、公民心理的强烈失衡,都促使这个群体产生了对他者的深刻怨恨。于是,民主秩序扩展的受益人(如黑人、外来移民、女性等)获得的权利被底层民众认定为所有政治不幸的根源;民主受益人成为底层群体的怨恨对象。而中产阶级的逻辑则是:自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反越战、反建制运动,使疏远国家、拒绝制度化、抵制政策和税收成为流行风尚。70年代后,出于对经济滞胀、收入锐减的普遍不满,中产阶级对日益膨胀的政府和靠高额税收支撑的社会福利项目充满怨恨。这些情绪使中产阶级转而支持更激进的市场方案和更保守的政策策略。这种文化氛围又在20世纪80年代与倡导自由市场、反对政府干预的保守自由主义立场不谋而合,进而成为中产阶级的时代精神和主流话语。结果是:政府成为中产阶级的怨恨对象。当前,美国政治的最大特征是:超越道德与多元文化的身份认同走上前台,往往会掩盖背后具有鲜明保守自由主义底色的政治经济方案:激进的市场化;减税,尤其是针对中高收入群体和企业;放松行业管制;收缩福利国家等。这些措施势必会加大收入差距、拉高失业率、破坏保护性的社会福利网络,对底层和中产阶级十分不利,而这恰恰是美国民众剥夺感和怨恨感的经济根源。

  第四,特朗普主义必须解决当前核心领导层的人格和形象备受质疑的困境。特朗普的言行举止与极重教养、精英云集的保守派阵营心目中的理想领导人实在相距甚远。保守主义者们身上有一种乌托邦气质,他们自视品行高洁、政治正确,无法勉强自己去支持充满“道德缺陷”的特朗普。那些发起“绝不支持特朗普”(NeverTrump)运动的保守派,发誓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支持这个不学无术、蛮横无礼、粗俗不堪的政客。而在特朗普主义者看来,那些腐败不堪、固执无比的保守主义建制派才是美国政治真正的祸害。一场纯粹的意识形态论争很快演变为赤裸裸的人身攻击,而一旦上升为人身攻击,矛盾就很难化解了。与此同时,一些极端、好斗的激进分子也加入到了特朗普队伍。他们明确提出要用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重组共和党,公开支持白人种族主义和白人身份政治。巴克利—里根派的保守主义者一直以精英和贵族身份自居,极为珍视保守派的形象和传统,而强硬的特朗普主义者则以底层的受压迫者自居,对传统精英和上层社会充满了敌意和仇恨,从这个角度看,双方似乎难有妥协的余地。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