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全球视野 >> 正文

当代美国保守主义的谱系与危机

2018-07-12 10:51  来源:察网  作者:庞金友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第五,特朗普主义与保守派批评者之间的争论是一场全面的观念冲突。换句话说,两派论争的实质不仅仅是某些政策细节和行动方案的分歧。特朗普主义者认为,保守派的世界主义和全球主义已经过时了,供给侧的经济学无法解决当前的经济问题,如果继续强行推行,只能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而保守派批评者们则认为,特朗普主义不过是贸易保护主义、地方主义和新孤立主义的混和和堆砌,毫无新意。显而易见,特朗普主义已经在挑战二战结束以来美国保守主义联盟的共识底线。在自由贸易问题上,特朗普主义放弃了有限政府、市场经济和自由贸易原则,这是古典自由主义者的基本信条。在道德与宗教问题上,特朗普主义表面上支持生命权和宗教自由权,但实际上对这些议题并不感兴趣,这些问题恰恰是传统主义者和社会保守派最为关心的。在对外政策问题上,特朗普主义主张放弃自冷战时代以来的国际主义,同时严厉批判新保守主义者的“现实的威尔逊主义”(realisticWilsonianism)。可以说,特朗普主义看到了多数保守主义者对国内外不安定因素的担忧并试图加以解决,但上述方案是否能够赢得保守主义阵营的普遍认可,进而团结整个保守主义阵营还是个未知数,有待于进一步观察。

  面对上述困境与挑战,如果特朗普主义行之有效,美国保守主义的前途将一片大好。如果功亏一篑,会有什么后果呢?可以想象的是,特朗普政府可能有两个命运:一是在国会和政党的双重掣肘下无力回天,最终导致政务懈怠,国计凋零,民意下降,重回政党政治的老路;二是用高压手段压制社会舆论和政治精英,在政治中获取更多的权力,挟民粹情绪把美国政府带向更为保守、更为偏激的极端。美国不会走向法西斯,但有出现类威权主义的可能性。虽然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原本就是为防止主权者独裁专断而设,但事实毕竟是,从林肯到罗斯福再到里根,美国总统这个“民选国王”的权力都是稳中有升。

  综上所述,当代美国保守主义历经波折,几度消散融合。在巴克利创刊《国家评论》时,保守派的前景还是一片灰暗,不成气候。随后戈德华特选举失利,尼克松辞职,“保守主义运动归于毁灭”。幸好,1980年到来了。但里根卸任后,不少人又开始预言“保守主义大崩溃”。几年后,保守派再度团结在纽特·金里奇(NewtGingrich)的周围,获得国会中的多数席位。随着2008年奥巴马入主白宫,保守主义再次被打入冷宫。直到特朗普当选,特朗普主义登台亮相。当代美国保守主义者究竟在追求什么?无论是巴克利主义、里根主义、还是特朗普主义,三代保守主义者们都渴望自由,渴望过一种免于国内外威胁、有德行的生活,渴望政府尊重和鼓励人们的自我选择和人生抱负。自由、美德和安全,是过去70余年间美国保守主义者们矢志追求的终极目标,也是西方文明的知识底蕴和精神基础,更是文明世界所不可或缺的构成性要素。当下的美国正经历一场政治、经济、文化和观念的深刻变革。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国家主义正在与世界主义、精英主义和全球主义角力竞争。这既是美国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外部路线之争,也是美国保守主义意识形态的内部观念之争。对当代美国保守主义者来说,这是一场争夺美国保守主义核心原则和内在灵魂的思想内战。至于特朗普主义能走多远,美国未来政治何去何从,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