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全球视野 >> 正文

当代美国保守主义的谱系与危机

2018-07-12 10:51  来源:察网  作者:庞金友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面对共同的敌人,三大力量各居一隅,貌合神离,成员与阵营也相对稳定、界线清晰,因此一直保持着各自为战、三足鼎立的状态。直至20世纪50年代末,事情发生了变化。小威廉·法兰克·巴克利(WilliamFrankBuckleyJr.),一位才华横溢、能力超群的媒体人、评论家兼公共知识分子,开始崭露头角。他既是自由市场倡导者,也是虔诚的基督徒,更是坚定的反共主义者,很快就将古典自由主义者、传统主义者和激进主义者三股势力集结在他于1955年创办的《国家评论》(NationalReview)周围。至此,二战后美国保守主义联盟正式宣告形成。

  然而,这一联盟却是松散而脆弱的。古典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的温和立场,早被激进主义者认定为是无能或无效手段;激进主义者的极端立场和暴力手段,又为古典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所不齿。而在古典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之间,更隐藏着与日俱增又不可调和的巨大张力:前者追求一种消极自由,认为个人自由至高无上,个人自由的实现以摆脱外在约束为前提,由于外在约束更多且主要源自政府,因此他们主张消极国家观,政府越小越好,越弱越好;后者追求一种积极自由,认为共同体自由是基本善,共同体自由的实现依赖于个人的德性修养,由于德性修养不是自发形成的,需要政府、学校、教会等外在机构的强化,因此他们主张积极国家观,政府越大越好,越强越好。另外,古典自由主义者批评主流的自由主义者对个人限制过多,而“传统主义者则批评主流的自由主义者给予个人太多的选择权”。进一步说,传统主义者或多或少同意古典自由主义者对市场秩序必然拒绝国家干预的看法,但绝对不能接受古典自由主义者提倡的不加规制的道德秩序和生活方式。

  这意味着,在何为保守主义基本目标和核心原则这一根本问题上,推崇自由的古典自由主义者与推崇美德的传统主义者之间潜藏着巨大分歧。这一分歧终在20世纪60年代末引发了一场保守主义阵营内部的大论争,即自由与美德之争。为了平息这场内斗,保守派代表人物弗兰克·梅耶(FrankMeyer)走折中路线,提出了“联合主义”(Fusionism),努力调和古典自由主义者和传统主义者之间的价值对立。在他看来,政府的首要目标自然是追求和维护个人自由,而个人发展的最高目标则是在免于政府约束的情形下,追求一种有德行的生活。梅耶一再重申,调和主义的真实目的不是要说服某个阵营,而是想告诫所有珍惜自由和美德的知识分子,要拒绝理想主义的空想和乌托邦主义的不切实际,要睁眼看时代,走务实中庸路线,要意识到所有的理论努力是在为相同的目标服务:建设并保卫一个开放的社会,人们可以自由地选择,也可以追求有德性的生活。这一务实精神与现实立场尽管无法说服上述两大阵营成员,却出乎意料地得到了第三股力量的强力支持。激进主义者们一直反对精英们的梦想和空谈,在他们看来,危险的外敌才是自由与美德、自由与信仰的终极威胁。而这一信条,对于初生的保守主义运动至关重要。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