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全球视野 >> 正文

当代美国保守主义的谱系与危机

2018-07-12 10:51  来源:察网  作者:庞金友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三、特朗普主义与美国保守主义的未来特朗普当选,翻开了当代美国保守主义新的一页。无论从价值诉求、思想主张,抑或政策取向来看,新一波保守主义运动已经蓄势待发。为了应对时代难题,在吸取以往保守主义政策教训和经验的基础上,特朗普将矛头同时对准了左派精英和右派精英,并刻意与冷战时代的传统保守主义和20世纪80年代的里根式保守主义保持着距离,同时,又与共和党建制派和巴克利风格的保守主义建制派划清了界限。显然,已经无法用传统的意识形态来划分特朗普主义的派性和阵营。从这个角度来讲,特朗普主义是一个思想杂糅、兼具民族主义与民粹主义、游离在左翼和右翼立场之间的保守主义派别。

  特朗普当选总统,首先有力地证明了一个事实:当代美国保守主义具有强于自由主义的动员、组织和建构能力。20世纪70年代前,美国政治动员依靠复杂的地方网络。随着电视、互联网的普及,信息技术的发达,媒体的发展,政治动员逐渐由劳动密集转向资本密集。拥有更多企业捐款和基金会资助的共和党和保守主义社团优势愈加明显。与此同时,保守主义阵营率先启动了一种新的重要的组织形式———智库,通过貌似客观、中立的渠道为保守主义经济理念背书,适时开辟了新的话语平台。当前美国影响最大的几个智库都具有明显的保守主义倾向。此外,共和党与社会运动之间的关系也在发生重大转向。越来越多的貌似草根的运动或者草根组织,实质上都由共和党输送资源和操纵议题。这些策略的实施,无非是为了使保守主义在动员渠道上更多元有效,而且看起来更具社会基础。

  特朗普当选遭遇了来自保守主义阵营的普遍敌意。如果换作其他任何一位共和党候选人当选,且这位候选人能够做到:上台伊始便提名一位保守派大法官;组建当代美国史上最保守的内阁;着手替代奥巴马医保;轰炸俄国的盟友阿萨德政权;废止环保署足以扼杀经济的管制条例;当着50位穆斯林国家领导人的面将伊朗列为“邪恶”政权;在访问“哭墙”之际,戴着犹太人的“圆顶小帽”;高调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通过减税法案,大幅降低企业税率。哪怕只是做到其中一条,保守主义者们一定欢呼雀跃,欣喜若狂。然而,特朗普没有获得掌声和欢呼声。保守主义者们不相信美国正处于一场没有硝烟的内战之中,不相信美国的安全正岌岌可危。他们不赞同左派立场,但也没有将“左右之争”视为维系美国生死存亡的关键。他们意识不到,如果民主党候选人当选,结果可能就是:掌握联邦法院,提名并控制数百位联邦法官;推进欧式社会主义,彻底消灭美式有限政府理念;滥用政府权力,压制保守派言论;继续推动大学和高校的退化;进一步削弱美国军队。如此一来,奥巴马2008年承诺的“根本性转型”可能在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那里完全实现。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