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全球视野 >> 正文

当代美国保守主义的谱系与危机

2018-07-12 10:51  来源:察网  作者:庞金友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当特朗普主义成为一种政治现象和经济现象后,更是遭到知识分子群体的普遍反对。他们首先集体表现出知识精英对作为商人的特朗普的不屑和蔑视,甚至不惜使用粗鄙无比、恶意十足的语言攻击特朗普。然后,对特朗普政治和经济政策进行非理性的解读和分析,以达到非理性的不认同。最后,用一种世界主义的乌托邦诉求抵制特朗普主义的美国至上原则,把特朗普主义的政治理念解读为民族主义,把特朗普主义的经济政策定位为国家主义,把特朗普的移民政策等同为民粹主义。

  有学者认为,特朗普主义标榜民族主义,无视国际性议程,聚焦于自己的国家、自己的人民,所以,这是一种“新的民族主义”(Neo-Nationalism),已经背叛了保守主义意识形态。而实际上,无论是选民支持“英国脱欧”还是特朗普上台,皆缘自于一种信念:国家不应是原子化个体的聚合物;民众不应被驱赶进一个无边界的国际性市场,并将其作为他们生活的终极目的。显然,这就是一种对保守主义的回归。自本杰明·迪斯雷利(BenjaminDisraeli)开始,保守主义者一直怀抱浓郁的民族主义情结。在克里斯托看来,民族主义是保守主义的核心部分,“现代保守主义有三大支柱,分别是宗教、民族主义以及经济增长”。他无比珍视自由市场和企业家精神。当然,他也提醒世人,如果不加约束,自由个人主义(liberalindividualism)以及对利润的追求,可能会成为摧毁国家生活、家庭生活和公共生活的纽带。苏东剧变后,克里斯托更是一再重申激进自由主义的危险,提议由宗教和新兴民族主义充当“美国保守主义的内核”。

  大部分美国精英对特朗普嗤之以鼻,来自硅谷的反对声音尤其响亮。然而,特朗普很快就给美国经济注入了一支强心剂。2017年12月19日,被称为“美国史上最狠减税法案”的《减税与就业法案》(TaxCutsandJobsAct)获得两院投票通过,使特朗普赢得执政以来最大的立法胜利。根据此次税改法案,美国企业税将从35%降至21%,而且是永久性下调。特朗普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拉回那些因超高的企业税而不得不海外避税的美国企业,把更多的资本和就业机会带回本土,从而把本土经济做大做强。作为本次税改的副产品,这些美国企业在获利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员工福利。美国的富国银行、移动通讯商AT&T、电信巨头康卡斯特(Comcast)、航空航天巨头波音公司等相继宣布对员工的利好政策。道理很简单:税收少了,人们的收入就会增加,就会极大地刺激民众的投资理财;人们越乐观,借贷的钱就会越多。当然,也有人对此次税改持怀疑态度,认为这只会加剧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甚至加重美国政府的债务负担。其实,这就是一场赌博。如果特朗普的方案赌赢了:降低企业税带来了企业和富豪的回流,经济复苏,蛋糕变大,民众福利提高了,那么即使公共税收降低了,总体上还是不吃亏的。在某种意义上,特朗普的税收政策具有中长期效应,在未来一段时期可能对美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产生重要影响,甚至可能造成全球企业家资源流向美国,带动全球资本、全球思想资源流向美国。与企业税率永久性的下调相比,个税降低虽然幅度很大,却是暂时的。但由于个人的流动性,成本远小于企业,从经济学的角度看,个税大幅度降低哪怕只是暂时的,也会很快见效。那就意味着,将来民主党掌权,要想颠覆这次税改,也只能逐步推进,很难有这次“特朗普税改”的革命性效果了。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