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全球视野 >> 正文

当今世界处于拔枪前夜 我们该如何应对

2018-09-27 10:18  来源:察网  作者:郑若麟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全球化从”幸福“走向”痛苦“

  从1985年开始的”幸福的全球化“阶段,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都从全球化中获利:市场越来越大、劳动力价格越来越低廉、财富迅速积累、贫困现象日渐压缩、以计算机为核心的技术革命正在爆发、 苏联崩溃、中国转向市场经济、网络将全球化进一步加速发展这时,国家之间的地缘政治战略开始变得无足轻重,全球化才是唯一的核心战略。只有拥抱全球化的国家,才能出现经济奇迹。于是出现了”华盛顿共识“和”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当时世界出现三大趋热:一是无限繁荣;二是民主迈向全球;三是由联合国和美国保证下的全球安全。市场万能的说法就是这个阶段风靡全球的。遗憾的是,相当一部分中国学者的思维,始终停留在这个阶段的全球化,从此就再也没有向前发展过。

  此时美国的产业资本与跨国的金融资本曾经携手赚钱。然而很快全球化开始从”幸福“转向”痛苦“。从我在法国任常驻记者观察到的现象看,始于2001年的”痛苦的全球化“,主要是指广大的中产阶级和底层劳动阶层——再具体来说,就是出卖劳动力来换取工资的阶层——从全球化中收获的已经不再是利润而是痛苦。与此同时,产业资本也在来自新兴国家的激烈竞争中败下阵来,也开始失去利润而仅剩”痛苦“……

  我们知道,产业资本的赢利方式主要是通过产品,而金融资本则主要是债务。产品需要劳动力来生产;全球化虽然能够使产品突破国界,但生产产品的劳动者却始终是有国界的。马克思曾说过:无产阶级是无国界的。所以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奋斗的目标将是一致的,即”失去的只是锁链,而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然而历史的发展却出现了马克思所没有预料到的一幕:发达国家的”无产阶级“所出卖的劳动力价格,却比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要贵得多;再加上汇率的因素,两者之间的差距足以使发达国家的劳动阶层生产的产品卖不出去了,企业于是便从发达国家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的劳动阶层,因为发展中国家的劳动阶层的劳动力价格比他们低,而失去了工作。由此,无产阶级变得不平等了,”无产阶级无国界“的说法也被打碎了。

  事实上,近年来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之间发生的摩擦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各国工人阶层之间的矛盾。因此,当特朗普高呼产业制造回归美国时,他获得的正是美国劳动阶层的欢呼;而特朗普总统向包括中国在内的”顺差国“大打贸易战的时候,获得的也同样是美国劳动阶层的欢呼。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