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全球视野 >> 正文

当今世界处于拔枪前夜 我们该如何应对

2018-09-27 10:18  来源:察网  作者:郑若麟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四大力量板块的形成

  特朗普的当选,与过去美国共和、民主两党之争有着相当大的不同。不同就不同在特朗普明确地代表着全球化的”受害者“产业资本以及中产阶级和劳动阶层的利益。这就打破了以往”左“”右“之分。国际关系与国内矛盾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我们不能机械地来理解社会阶级构成和国家关系的演变。比如认定无产阶级一定是资产阶级的”敌人“,进而推论美国产业资本的斗争对象一定是美国的劳动人民和中产阶级,而不可能是金融资本,更不可能是其他国家的工人阶级。而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都是剥削阶级,因此他们与人民的矛盾就是必然的、绝对的,因而他们之间的矛盾就是相对的、暂时的……这样来看问题,就无法解释为什么美国选民中的中下层白人劳动阶层普遍支持特朗普的奇特现象。事实上,他们支持的不是特朗普,而是特朗普的”反全球化“。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劳动阶层是有国界的,事实上产业资本也是有国界的。一件商品如果是在美国生产的话,意味着美国企业将重新获得利润而劳动阶层将重新找到工作。因此,对于美国产业资本和劳动阶层,以及部分中产阶级,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和”制造业回归美国“是有着实质意义的,是对全球化的”逆转“。

  ▲2018年8月2日,在宾夕法尼亚州威尔克斯—巴雷举行的集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右)向参议院候选人罗·巴莱塔打招呼。

  然而,如果说劳动阶层和产业资本都是有”国界“的话,那么真正没有国界的则是”金融资本“。金融资本不仅早已实现了跨国布局,而且对利润的追逐也同样是没有国界的。只要能获利,资本并不理会钱是从哪个国家挣的。全球化使资本和劳动都能够自由流通。当一家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的时候,金融资本可以投资寻求利润;而一家同类产品的美国企业因为与中国竞争失败而倒闭,不得不将企业迁往中国生产时,金融资本照样能够投资赚钱,甚至会因为劳动力成本的降低而利润增多;而失败的则是美国企业和在这家企业中工作的劳动阶层。

  而西方产业向外迁移、特别是向中国迁移,从本世纪初开始成为一个普遍现象。其实这种现象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开始。但当时仅限于最低端的劳动密集型产品。但从本世纪初一些家用电器和电子产品等中端产业也开始向中国迁移。这样一来,美国的产业资本与跨国的金融资本共享的”幸福的全球化“,对于产业资本而言,迅速演变为”痛苦的全球化“。于是,两者在全球化问题上出现了利益的尖锐对立。特别是到2008年,由于金融资本的过度贪婪而造成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而后果却要产业资本来共同承担,更是使双方形同水火。于是,西方内部的产业资本和跨国金融资本两大对立的力量板块及其在全球化问题上的激烈冲突,逐渐露出水面。

  正是在这个阶段,西方主要大国内部的极右翼政治势力都出现了迅猛的上升趋势。这是西方各国民族产业资本在政治领域里推出的”代言人“:在法国是”国民联盟“(其前身即”国民阵线“)的勒庞、在德国是”德意志选择党“的高兰特、在意大利是”北方联盟党“的Matteo Salvini(现任副总理兼内政部长)、在匈牙利是”青民盟“的欧尔班·维克多(现任总理)……而在美国就是特朗普。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